拖欠补偿款 金蝉脱壳单位难逃债

教育就业|中国外商服务网| 0

上周,27位农民工在东城法院张玉娜和孟宪域两位法官的调解下,领取到了近9万元的补偿款,为他们近两年的诉讼之路画上了圆满的句号。从仲裁到法院:农民工辛苦维权汪某等27位农民工均为中年女性,文化水平不高,生活

    上周,27位农民工在东城法院张玉娜和孟宪域两位法官的调解下,领取到了近9万元的补偿款,为他们近两年的诉讼之路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从仲裁到法院:农民工辛苦维权

    汪某等27位农民工均为中年女性,文化水平不高,生活和家庭负担都很重,靠自己的辛勤工作维系生活。但其所在的用工企业却长期拖欠其各项补偿款。

    在维权受阻之后,她们便以该企业为被申请人向劳动仲裁委申请了仲裁,请求各项补偿。

    劳动仲裁委受理后,该公司没有出庭参加庭审,而是办理了注销手续。

    没办法,这27名农民工便撤回了对该企业的仲裁申请,而起诉了另外一家单位。后因所起诉的被告主体有误,被法院驳回。

   
为能得到补偿款,她们又将公司两位出资的股东丁某和王某作为被申请人向劳动仲裁委申请仲裁。后仲裁委以申请人的申请事项不属于仲裁委的受案范围为由作出不予受理决定。27人于是向东城法院提起了诉讼,请求各项补偿款。

    法官努力调解:公司金蝉脱壳难脱责

    受理该案之后,张玉娜和孟宪域两位法官认为找到两股东,是整个案件得以解决的突破口。为了尽快找到股东,两位法官及书记员做了大量的工作, 终于找到两股东。

   
而两股东为了拖延诉讼时间,在开庭前几天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向法院提出管辖权异议申请。两位法官表示希望被告能够坦诚面对原告的诉讼和请求。同时也对两股东在仲裁期间注销的不诚信行为进行了批评教育,希望其不要滥用诉讼权利,收回管辖权异议申请。

    在法官的说服教育下,两股东同意在法官的主持下与27个农民工进行调解。开庭当天,
在两位法官主持调解下,当事双方都互相让步。法官也对农民工进行了必要的法律解释工作,降低原告不合理的诉讼预期。

    最终双方达成了调解意向,约定在几天之后两股东将双方确定的补偿款交到法院,由27个农民工来法院领取,并当庭签订了调解协议。

    27个农民工得到了应得的补偿款,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点击刷新

全部评论

  • 暂无任何评论!